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白鹤翱翔 蛟龙搏浪

博学、博思、博览、博闻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的生活充满坎坷,遭遇物质与精神的双重压迫。但我始终认为,艰苦磨难更使人增添永不枯竭的前进动力! 渝东长乌两江交汇处,白鹤梁古水文站旁,北坪雨台望州关下,校园教室里,讲坛上黑板书桌边,手执教鞭的——那就是我! 到中流击水,浪遏飞舟!

网易考拉推荐

只要活着,我们就要更好地生活!〔转〕  

2012-05-01 21:41:33|  分类: 经典展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  许多人一事无成,就是因为他们低估了自己的能力,妄自菲薄,以至于缩小了自己的成就。——美国唐拉德·希尔顿
  
  总有一种人因为自卑,自闭孤独的生活着,自卑不仅仅是缘于别人的眼神与话语,而是更多的源于自己内心的软弱与放弃,将自己封闭在自卑的世界里。自卑的人完全可以走出来,每个人的价值并不在于拥有金钱的多与少,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快乐,不要放弃脸上的微笑,永远不要放弃快乐,以及对生活的热。对生活要有一种积极向上的态度。只要活着,我们就要更好地生活!
  
  老蔫是个有名的‘老实人’,十几年前妻子病重,家里没钱,老蔫没有出去借点钱给妻子治病,想起老丈人的轻蔑的表,没去丈人家借钱。老蔫硬生生让生着病的妻子在家挺着,结果妻子死掉了。老蔫受不了这样的打击,自杀了。他唯一能表达他的伤心的方式,吃了家里所有的安眠药,这可能是老蔫这一生最勇敢的一次举动。让邻居发现救了过来,老蔫从此更加沉默了,反应更加慢了。自此老蔫从不与人说话,老蔫不自觉地能感到众人的歧视与嘲笑,其实是他自己并不抬眼看人,背越发的驼了。老蔫总是感到走过之后,就会有人嘀嘀咕咕的窃语。从不与人说话,于是孤独始终陪伴着老蔫,如影随形,孤独慢慢渗进骨子里。老蔫每每想起妻子临终时幽怨的目光,心就会揪着疼。老蔫经常看到长辫子的妻子出现在门口,老蔫会经常自言自语,并且脸上微笑着。儿子习惯了,儿子知道爸爸在与自己的妈妈说话呢!
  
  老蔫有两亩旱田地,他种过几年,不是粮食价格低,卖不出钱。要么就是干旱,需要喷灌,就是挣不到钱。老蔫感到自己窝囊,没有门路,没有灵活的头脑,没有油滑的嘴皮,没有……就像丈人说的‘这娃子没啥子出息’。老蔫靠养一些鸭鹅,卖蛋贴补家,小菜园子里的菜也拿来卖。如今老蔫只是五十几岁的人,看上去却像是个六十几岁的老头子。花白的头发,总是长短不齐,为了省钱他要很久才能理一回发;额头的横着皱纹像三层V字,眉头总是皱着,像是心里有着永远解不开的疙瘩;眼睛就像睁不开,半睁着,好像不情愿抬眼睛看人;脸总是胡子拉碴的,脸上的褶皱,就像霜打了的干瘪苹果,褶皱里满是沧桑,一付民国时期苦力的面容;老蔫的手,满是老茧,黑黑的满是裂痕,他每天洗手的,只是裂痕里,硬硬的死皮总是黑黑的洗不掉。老蔫身上永远看不到新衣服,因为他从来不买新衣服。
  
  一天老蔫特意找了一身衣服干净衣服穿上。老蔫这是第八次来机关,想上民政亲自问问他的低保批下来了没有。保安不让老蔫他上去:“今个不要上去了,省里来领导了。你回吧!一会领导下来看到,我又要挨骂了”。老蔫转身来到机关的食堂,老蔫的侄女在这里做饭,老蔫最幸福的事:吃一些机关食堂剩下来的饭菜。老蔫每次来都会拿回家一些解馋。因为老蔫平常从不买肉。侄女说:“吃点快走吧!看见那个‘丰田霸道’没有,一会领导要开车去接省里领导”。老蔫根本不知道这车值一百多万元钱,只是觉得机关吃的伙食太铺张浪费。老蔫一辈子也吃不到这么丰盛的美食。隐隐的觉得每次民政的工作人员说的话那苍白无力:“资金紧张、还没有名额……”老蔫拿着剩菜绕着路回了家,他怕在省里领导面前给场里的领导‘丢人’,很善良地想:省里领导视察来一趟不容易呀!不知多久才回来的。
  
  老蔫刚刚到家没多久,门口就停满了车,除‘丰田霸道’之外还有好多豪华的没有见过的车。老蔫都傻了,怎么了?场领导开车来找我!不会吧!怎么可能呢?老蔫急急忙忙迎出来,轰开院子里的叽叽嘎嘎的鸡、鸭、鹅。抬头一看是场领导拥着一个中年人,好像是当年在这里下乡的知识青年‘小王浩’。老蔫一向没有表情的脸,有了灿烂的笑容,‘小王浩’一把抱住老蔫:“哎呦!我的老哥!你可好吗?”老蔫下意识的躲闪着,老蔫忽然觉得自己身上很脏,没来得及打扫。老蔫心里说不出的是什么滋味?这些年的辛酸与苦涩,无从说,怨不得谁的,怨自己没能耐。老蔫苦笑着:“好、好、好!都很好!”场领导一脸的羡慕:“这是王副省长,都没进机关非要先来看看你老哥!哈哈哈!老哥你好福气啊!”进屋后,场长自己一看都傻眼了,屋子里空荡荡,家徒四壁,只有一台黑白电视机,如今谁还会看黑白的电视啊!不过屋子里收拾得很干净。老蔫赶忙用手擦擦炕,让大家坐下。王省长问老蔫:“你有什么困难跟场长说,老蔫是我的救命恩人。想当年是他从水里把我救上来的。”场长肥硕的头颅上,稀疏的头发里殷满了汗珠,诚恳地:“老蔫兄弟,有啥困难说说吧!”老蔫声音很低懦懦地:“我想办个低保,去了几次……”没说完紧张地看了看场长的脸色。场长的汗水流到了肥胖的脸颊一阵红,一阵白,点着头哈要地满口答应,让老蔫明天去机关办理低保手续。王省长慢慢地了解这老蔫,老蔫很幸福地望着昔日的小王,居然回来看望自己,一瞬间他感觉到像是在做梦……
  
  老蔫打那之后就像换了个人,老蔫自己觉得的腰杆直了,随之精神头也好多了。老蔫主动与每个人搭讪说话,感觉每个人都很喜欢他。老蔫会主动去串门,只要有人问起救人的事,老蔫都会眉飞色舞地讲诉经过。尽管一遍遍,他每次会津津有味地讲着。从此屯子里谁家办事,老蔫都会去当坐上宾。老蔫的家从此门庭若市……老蔫发现原来自己可以更好的生活……
  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